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训

    --------热浪小说---------

    在骷髅古堡中,少年们的生命比之草芥还要不如,四千多人每个日月轮转中都在减少。

    姬歌默然地低下头,伸出双手,将离他最近的一具尸体拖起。

    这具尸体是个少女,怪异地歪着头,脸色狰狞,瞪大了眼睛,像是临死之前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嘴巴夸张的向后咧着,似笑非笑的样子让人毛骨悚然。

    他只是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目光,死人他在这里见多了,可从来没有看见这种死法的,她死之前不知道经历了什么非人的折磨。

    从陈尸的堂口到抛尸的后崖处还是有上一段路,姬歌拖着尸在路上行着,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路上偶尔有人路过,看到姬歌搬着具尸体,都避之不及,心里暗骂晦气。

    搬完一趟回到堂口时,他听到隐隐有喝斥声传了出来,于是加快了步伐,刚一进去,就看见在几个少年簇拥中,那位蜡黄脸的女人正冷面地俯视着一个瑟瑟发抖的瘦小少年,声音在空中似乎都能凝成冰坨,冒着寒气。

    “你瞎了眼睛吗,我让你们把尸体搬走,这是尸体吗?!”她的脸阴沉地能滴出水来,眼眸里的愤怒都可以把这个可怜的少年烧的连骨架都不剩下,手指着地上一位面庞潮红的尸体。

    说是尸体,其实还没有死透,时而嘴皮抖动两下,若如果不仔细注意,混在这堆尸体中,在堂口昏暗的光下根本分辨不出。

    她不知为何如此愤怒,像是自己的瑰宝还没有开花结果,就被人硬摘下而夭折了。

    “既然你这么喜欢尸体,那你就就变成尸体吧。”

    淡淡开口,下达了少年的死刑,蜡黄的脸上金光一掠,在瘦小少年惊恐万分的眼神中,他周围的空间一阵波动,整个人眨眼就簌簌化为了一堆灰尘。

    人在面对自己不能理解的未知力量时,往往都是本能地升起巨大的恐惧,所以,少年们都脑袋空白,只剩下对女人深深的敬畏。

    她收回目光,目光漠然,就像方才抹杀的不是个人,而是只不听话的小虫子,随意地扫视着四周,看到刚刚进来的姬歌,就朝着他开口道:“就是你了,把他拖回到我那里去。”

    她口中的他,当然指的是地上那个被误拖来的半死少年。

    姬歌没有拒绝的胆子,只能点头,在看到她缓缓离开了这里,才重重出了一口气,她给自己的压力像是头上悬着一座丧钟。

    不敢有丝毫怠慢,他拖着这个双眼紧闭,面色红的有些诡异的男孩跟在女讲师的随从少年后面,不知道要去哪里。

    十批少年在依次进入这个古堡之后,少年们几乎是命运迥异,运气好的除了一些不重的工作,就可以安然修炼,一般的也就和姬歌一样被分了个坏差事,又脏苦又累,而运气最好,也是最差的就是被堡里某些人看中,做了随身的小奴。

    之所以是运气最好,是因为有资格在堡中选择奴从的人,一般都有很高的地位或者可怕的实力,跟在他们后面,修炼的资源非常充足甚至对少年来说是奢侈,可是,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每天都会在地狱里走一趟,谁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次能不能回来。

    两个少年不时回头看着他,眼中流出明显的敌意,让姬歌心中防备,又有些不解。

    在走到一个通体都是乌沉的黑薰木做成的院子门前,两个少年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对姬歌恶狠狠地威胁道:“不要妄想能够留在这里,有的东西不是你能染指的!”说完,还冷冷地盯着他。

    姬歌没有说话,拖着男孩,从两人中走了进去,对两人的威胁置若罔闻。

    两个少年怒气冲冲地跟了上来,却不敢在院子里动手脚,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只是压低声音在他耳旁警告

    “哼,小子,你最好放聪明点!”

    姬歌停下来,不是想和他们说话,而是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两人哼哼着,上前领路,穿过一道幽长的走廊,到了后院。

    后院里已经有二十几个少年少女在忙碌,有的在浇着形状奇怪的花草,有的在空旷的地上不断翻晒着枯干的药根,蜡黄脸的女人正揪着一只捣乱野狗的耳朵,在它的惨嚎中被一脚踹飞了出去,在空中骨头断裂的清脆声响让人耳朵发麻。

    大狗飞了很远才落地,夹着尾巴灰溜溜地一瘸一拐地逃命似钻出了院子,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依然可怜地汪汪惨叫着,眼睛里却有狡黠之色一闪而过,嘴巴里微微嚼动着一瓣黄色大花,露出无比享受的神情。

    “下次再来这里偷吃东西,我就把你变成花肥!”

    她愤愤地大叫,回头厉声指责少年奴从们,把从阿拉丁身上拽下来的一撮狗毛狠狠打在一个人头上,奴从们都把头埋着,谁也不敢接话。

    发泄了一会,她才停了下来,她也知道这群人根本没这个胆子动那只狗,苦恼地锁着眉头,忽然眼角瞟到了他们,指使道:“你把他就放在这,黑奴去拖回屋里。”

    那两个少年中一个面色黧黑的上前,将姬歌放下的半死男孩搬到了一个紧闭着门的屋里。

    姬歌站着,神态卑微,等待着女人的一句话就准备离开了。

    可是女人倒是没有理会他,不放心的跟进了屋子里,他不动声色向里面眯了一会儿,可是屋内黑漆漆的,看不大清楚,女人关上了门。

    姬歌杵在那里,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少年奴从们只是看了一眼,就失去兴趣,自顾自干着自己的事。另一个少年朝他冷笑一声,也走到一旁,他也有吩咐要完成。

    就在他快要失去耐心,要偷偷退走的时候,屋里“嘎吱”一声打开了,女人直直看了半晌姬歌,说:“我这里现在人手缺了不少,你愿意在我手下做事吗。”

    所有奴从的目光都被这句话吸引了过来,锁定在姬歌身上,眼神中很是复杂,包含了太多姬歌看不懂的东西。

    “对不起,讲师,我性子比较野,留在这里怕……怕会冒犯您。”姬歌腰深深弯着,说话的同时,身子早就因为胆战心惊汗珠额头不断渗出,不一会儿就打湿了衣服。

    并不是因为那两个少年的警告,而是如果留在这里的话,他怕自己也和陈尸堂的那些尸体一个下场,他背负血仇,不敢拿自己的命去赌。

    “哦?”她很意外地看着姬歌,语气渐渐冷了下来,“但是进了我的地方,就要帮你记住点规矩,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几个奴从在女人示意下,抽出不知道是什么植物根部攥成的鞭子,其上长满了尖利的毛刺,打在姬歌身子上一阵阵锥心的疼。

    不过姬歌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比起身体上的疼痛,这种被人决定生死的煎熬才更加令他害怕,头脑很清明,但是嘴里还是大声地惨嚎着。

    抽到他背上衣服都一片破烂,露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狰狞血痕的时候,女人才挥手让他们停下,让姬歌滚出去。

    姬歌脸色苍白,一步一挪地走出了院子,鲜血顺着他的足迹拖了一道长长的血迹,忽然鼻子里钻来一阵馥郁芬芳的花香,口齿都有些生津,于是屏住呼吸深深吸了两口,本来身上痛入骨髓的伤口处都似乎有些酥麻,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在他从长廊里穿过,刚要踏出院门的时候,女子突然意味深长地出声,每一个字都清晰入耳。

    “你会回来的。”

    姬歌听到浑身没由来地一颤,额上一滴冷汗落下,顿了会儿,继续一瘸一拐地挪动着重创的身子离开了这里,就像那只大狗。

    那只狗还在院外趴着身子,大嘴巴似乎还在回味着什么,还不时伸出舌头舔一下鼻子,一副悠然自在的派头。猛然看见姬歌血淋淋的鬼样子,还以为是来找他算账的,咻的一声就溜走了。

    姬歌无奈地看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阿拉丁,嘴角勾起苦笑,心里头的阴霾稍稍散去。

    自己连一只狗都不如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用手机看热浪小说更方便  m.rrb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