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五章 第五具

    --------热浪小说---------

    两天匆匆就过去了,还没等姬歌将花送去,女师就自己找上了门。

    她蜡黄色的脸上露出期待,神色奇异地看着姬歌,声音也开始泛起一丝波动,说道:“摘下来。”

    姬歌闻言,不敢犹豫,立即小心翼翼地轻手将花摘下。

    小白花原本并不算芬芳,只是含着一抹淡淡的清新,但在花朵离开枝茎之际,骤然散发出一股馥郁浓厚的香气,刹那间就弥漫了整个花房,甚至有隐隐向外扩散的趋势。

    姬歌被这股扑鼻香气迎面一冲,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香气实在太过浓郁,堵住了胸口,呼吸都不由一滞,过了好一会儿,拍拍胸口,重重吐出了堵在胸口的郁气,咳了几声才好受了一些。

    小白花好像知道自己要被摘下,在那一刻,几乎是爆发出了它短暂生命中所有的风华,不留分毫,那一刻它美得惊心,泛着夺目的光彩。

    “不好闻吧,即使是这无知无觉的一株花儿,你若夺它性命,它也有几分怨气。”

    女师突兀的铁青下脸,没什么肉的两腮紧紧绷着,露出刻薄鄙夷的神色,手狠狠地一挥,掀起一阵怪风,登时充盈屋子的花香便烟消云散,不知被卷去了何方。

    “哼,天生万灵哪一个不自私?难道今日我不杀你,难道就待明日你来杀我吗。”

    她睨着眼,不知是看着花儿还是红尸,戾气顿生,重重吐出了一句姬歌听不明白的话。

    “我今日灭你千种之由,便是还你溺我真身之恨!!”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让姬歌心中疑问丛生,这女人不知道从哪来的莫大仇恨,他苦思很久也猜不出其意,只当是她整天试药,得失心疯了。

    “看什么看!要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做花肥吗?”看到姬歌还没什么动作,女师双眼一瞪,开口厉声骂道,森森的寒意让姬歌毫不怀疑她会说到做到。

    于是他立即乖乖低下头,一声不吭撕下缺了一角的花瓣放在了嘴中,微微挪神避开光的角度,暗藏了小半按在掌心。

    虽然那日阿拉丁吃了之后安然无恙,可姬歌还是不敢大意,这座堡中所有的人都是怪物,而怪物养的狗怕也是不太正常,就算它吃了没事,可他还是没那个底气保证自己也没事,所以,吃少一些总没坏处。

    可是当姬歌感受到那两道冒着冷冷寒光的眼神锁定在他身上,让他如芒在刺,脖子都在发凉,仿佛所有的小心思在这双眼睛面前都无处遁形,像赤着身子般被看得一清二楚。

    他暗暗叫苦,不敢忤逆,把手心攥得碎烂,还有些汗水味道的花儿囫囵咽了下去,本还想压在舌头底下等女师走后吐出来,可现在彻底打消了这个主意。

    根本没尝到什么滋味,姬歌就喉结滚动,混着口水吞入了腹中,身体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女师盯了他良久,嘴角勾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说:“好,好。”拿走他手上剩余的花瓣,只留下一个柔弱干瘦的背影。

    “呼……”

    姬歌缓缓呼出一口气,女师给他的压力愈加大了,她仿佛开始了在自己身上算计着什么。

    这种诡异的感觉虽然模糊,可是姬歌却确信无疑,像是头上悬着了块大石,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关上门,将从外面投进来的几个奴从的目光阻在了门外,他好好地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子,确实不痛不痒,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当他凝眸在自己的掌心处时,心里陡然凉了半截!

    他的左手掌心,那点殷红赫然微微大上了一小圈!且,越来越有种接近红尸体表皮肤的感觉。

    难道……她真的是想将自己练成第五具红尸?!

    姬歌脸色灰暗,眼睛却愈加明亮,将目光移到花圃中,那几个陪伴了他很多个日月的活死人依然在那静静躺着,潮红的嘴唇紧紧闭合着。

    压制下心中恐惧,坐下身子,继续用心体会着黑气的特性,他现在不能露出丝毫马脚,否则的话绝对有死无生。

    ……

    时间飞逝,转眼间姬歌来到这座城堡中已有了一年的光景,在十五岁的这年,在其他少年还是顽皮嬉戏的时节,他却终日与花和尸为伴。

    长久的时间里,只有恐惧和彷徨,他不得不习惯了孤独。

    花房中,姬歌收起动作,缓缓站起身来,浑身骨头在他转动之下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有黑气流动在他的面目上,显得阴暗模糊。

    今天,会是个特殊的日子。

    堡中自上而下传达了一个强制森严的命令,所有的少年都要在今日聚集在巨厅中。

    他们,要下山了!

    而下山,只有一个目的,杀人!!

    只有饮过同类柔软的脖颈处喷涌出的滚热血液的幼狼,才能拥有直指狼王宝座的资格,也只有鲜血,才能锻造出最铁硬的心和最锋锐的牙。

    在长期修炼体术之后,黑气的魔性逐渐开始显露出来,这群少年变得越来越暴躁好斗,像是一窝狼崽子般,愈加渴望撕碎敌人带来的快感。

    堡里的那群大人物自然乐意坐观其成,残酷频繁的淘汰下才能筛选出更优秀的种子,他们哪个脚下没有堆成山的尸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如果狼崽整天只知道与同类争个死活,没有和猛虎、豺豹撕拼过爪牙,没有噬咬吮吸过更加凶残的恶兽的血肉,就永远只是一只狼崽子,成不了大器。

    所以,他们要将少年们从铁笼打开闸栏放归猎场,让少年们尽情地释放骨子里血性,放出那只饿狼,尽情狂欢!

    混乱的野火荒原,便将是他们初次征战的猎场。

    姬歌打开房门,迎面有阳光透过层层雾霭照射他的脸庞上,黑气敛入体内,闻着久违的新鲜带着血腥味的空气,他眯着眼,直直望着天空,像是看见了山下那广阔无垠的野火原。

    最后看了一眼花圃中的红尸,算是打了招呼,他关上门,摸了摸怀里的匕首,迈开脚步坚定地向前走去。

    --------用手机看热浪小说更方便  m.rrb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