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五章 紫骨

    --------热浪小说---------

    姬歌从匪营中慌忙逃窜而出,连死人身上该取的东西也没取,来不及了若是被归来的这窝马匪们围堵住,他则插翅难逃,以如今快要脱力的状态只能是等死。

    荒原的夜色下总是藏污纳垢,每一刻都在上演着血杀,姬歌庆幸这一战活着的是他。

    拖着近乎虚脱的身子,借着微弱的月光和熊熊火光,他回到了老树后,拿出自己先前藏好的包裹,没有停留歇息,只是暂时缓了一下便又匆忙离开了。

    不多时,匪营中就传出咆哮。

    “啊啊啊!!沙石的孙子们,我鹰匪和你们势不两立,仗着势大竟还用卑鄙的手段偷袭首领!我们不死不休,将用尽残生时间去狙杀你们所有落单的人,一点一点将沙石蚕食干净!”

    营帐中,混乱一片,两个大箱子被打开,其内被翻得乱七八糟,箱子的一角隐有血渍,一旁黑鹰的身躯蜷缩成一团,脸色铁灰,面容很是狰狞,十分骇人。

    几个进入帐中禀告的大汉见到如此场景,跪倒在地,用手抱住头,声嘶力竭地发出仇恨的誓言,眼珠子里血丝弥漫。

    “给我搜!彻底搜刮每一寸土地,每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我要找到那个凶手生生剥了他啊!”

    凄厉的悲咽声在夜空下响彻千里,火光都熄灭了,这群失去了头领的匪人们在这一夜里,都化为了为复仇而苟活的饿鹰,余生里都将为吞噬敌人的血肉而存在。

    姬歌当然不知道有人帮他背了黑锅,此时在冻人的呜呜冷风中赶路,脚步凌乱但很快,在走出足足到了接近黎明之际,架不住眼皮子打架,他才在一处乱石堆中找了稍微平整点的地方躺下,做好伪装之后几乎是眨眼就沉沉入睡。

    这一夜,注定不再平静。

    一个和之前盯着光头一样打扮的黑衣人飘荡在乌黑的夜空中,用着那双像隼一般的锐眼俯瞰着下方一窝疯狂的马匪,嘴角勾起笑意,颇为感兴趣的样子,自言自语道:“这个小子,闹出的动静还真够大的,有意思,有意思,哈哈。”

    说罢,身子加速,黑衣人就离开了这片地域。

    黎明之前,往往是最深沉的黑暗,姬歌缩身在乱石堆中睡得很死,用毡衣覆盖住自己,周边有他布置的很多立起的碎石,一旦有人靠近碰到,保证自己可以立即醒转过来,防止不测。

    荒原上,孤独游荡着一个巨型黑影,直立地行走着,似乎是嗅到什么味道而来,它来到了姬歌所在的乱石堆。

    没有触碰姬歌摆出的石块,一双灯笼般骇人的眼瞳仿佛可以看透一一切虚幻,窥探到最真实的场景,它驻留下脚步,停在姬歌的头边,先是抬头望了望,然后出神般怔怔低下头看了很久。

    东边的天空中开始露出了一角橙黄,第一缕曙光洒下撕裂夜幕的轻纱,蒙蒙潮湿的雾气弥漫,巨型黑影仿佛见了什么不该见之物,发出了唳唳的低吼,匆忙离开了此地,消失在了荒原的尽头,恍若蜃景。

    姬歌朦朦胧胧中睁开一丝缝隙,在薄雾里瞟见了那个巨大的黑影,仅是一刹便消失了,姬歌很快就抵御不住困意闭上了眼,他以为只是做梦。

    当耳朵里充满了蝎蚁之类爬虫的途经发出的“沙沙”声时,姬歌被惊醒了,猛然坐起身子,警惕地张望四周,在确认自己身子还算安然无恙之后,又躺下了。

    他扭头一看,原来是附近有一堆密密麻麻的虫蚁,争先恐后地趴在其上,在覆盖之下的形状大致可以看出是一条倒霉的蛇,估计是干渴而死,此时成了它们的美味。

    姬歌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会,相安无事地从乱石缝里摸索着,拔出一颗还残有绿色的草根,放在嘴里嚼烂,汲取那不多的水分。

    眯了眯眼,望着毒辣的太阳,他摸了摸胸口鼓起的硬疙瘩,稍稍安心,至少老爹的遗物自己找回来了。

    他吐出嘴里的草根,合上双眼继续用手摸索着,忽然手上传来一股潮湿的感觉,姬歌心里一喜,立即坐了起来。

    但面前的一幕让他脸色大变,几乎是瞬间就如坠冰窖般,冷汗从额头泌出。

    在姬歌的眼前,赫然存在了两个巨大的脚印,踩得很深,并在一起,可以看出其主人的重量绝对难以想象,他的手就摸在这脚印之内,这潮湿的感觉就是从中的土壤中传来。

    姬歌心念百转,脑子疯狂地转着,思索着留下这脚印之物的来历,因为在他下山的第一夜醒来之时,他就见过这样的脚印,它像是缠上了他一般!

    这一回,脚印很清晰,甚至可以清晰看出轮廓,趾指相连,就如同人类,姬歌想起来了,在迷糊中他窥见过一个转瞬即逝的黑影,但是他以为是做梦,现在看来,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在那印坑之中还残留下一根黑色的毛发,应该就是来自于那巨大黑影。

    难道它是跟着自己一路过来的?它是从古堡中出来的东西吗?

    姬歌苦苦思索,也没有想出它到底怀着怎么的目的,在这两次中它仿佛没有恶意,除了脚印什么都没有留下,不过它真的只留下两次脚印吗,在跟随老铁头的小商队那段时间里,姬歌不敢保证它有没有来临。

    姬歌摇了摇头,既然毫无头绪,便不再苦思,捻起脚印中的毛发看了看,放在了怀中,同时把昨晚夺回的属于自己和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摆放在地上。

    他的视线先是落在了那几块大个的血菱,形状有些不规则,似乎和之前在古堡中的其内的纹络略有不同,似乎年代很久了,杂质多了点没有那么剔透,但直觉告诉他这就是体内黑气梦寐以求之物。

    姬歌略有振奋,这些足够他很多天的修炼所需了,以弥补这些日子里奔波于原野的荒废。

    又看向一旁那黑鹰腰间掉落之物,犹豫了一下,将它放在手中端详,这一次它没有带来那种灼烧欲焚般的痛苦,反而因为在胸口处捂了一夜,触之有种淡淡的温暖。

    这是个约莫一指大小的晶莹骨骼,表面上时有光彩闪动,紫意盈盈流淌在其内,看起来极为奇异,姬歌有种莫名的强烈感觉,似乎这是某个生灵的肋骨,这股感觉莫由来的,却极为真实。

    姬歌摸不清这紫骨的来历和用途,尝试了数次也无法让它再次发光,只好作罢把东西都放回了怀中。

    他揉揉发酸的腿脚,站了起来,转头看着一望无际的荒原,心中出现了瞬间的迷茫,自己该何去何从,要逃离出去吗,还有古堡真的将他们放养在这片土地不管了吗。

    杀人,自己要去哪里杀人,这些人又真的该杀吗,姬歌低头攥紧手中的包裹,麻布上血迹斑斑,除了黑鹰他一路所杀之人的左耳都在其中。

    软弱只是出现刹那间便被掩盖下去,仇恨锻造出的钢铁不允许有薄弱之处存在,自己现在每杀一人,杀掉仇人的把握就大上一分。

    姬歌再次出发,踏上未知却注定撒满血腥的道路,眼神坚定。

    他是杀人者,但他心中有一杆秤。

    --------用手机看热浪小说更方便  m.rrb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