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一十二章 归顺

    --------热浪小说---------

    在后来伊芙登门看他的情况之际,见姬歌心事沉重,眉宇间结着凝滞的郁气时,以为是花奴还没从察尔的横死中缓过来,受了打击,伤心过度。£∝,

    交谈中姬歌想了想,并没与伊芙说起有关黑气来源的真相,只是装作无意中模模糊糊提及嫉厄茹荼,想着伊芙跟着女师的时间比他长很多,或许女师会有偶尔说漏嘴的时候,应该知道更多才是。

    但不出意料的是,伊芙未闻花名,这样的奇花女师提也没提起过,况且姬歌知道它的名字,花的形状特征都一无所知,根本毫无头绪可寻。

    伊芙追问他从哪知道,为何要找这样一株闻所未闻的花,姬歌也只是含糊带过,将它描述成小时候在老人故事里听来的怪诞不稽的传说。

    伊芙感觉到姬歌在隐瞒,但却没有深究,察尔死了,他们理应是彼此唯一的后盾了。

    白眼的倒台后,原来的格局土崩瓦解,之前察尔麾下的很多人都重回了自由身,新老团体争着吸呐他们,争斗日益激烈,有时候为了进入炉膛的优先顺序也要大动干戈一番,底气十足,谁也不愿服软。

    就连山头上展开的火拼也已不是一次两次了,互有折损,在这段时间里,姬歌和伊芙都自觉收敛住自己的锋芒,很少出门,尽量不引人注意。

    他们曾经共同有过那样的经历,双拳终究难敌四手,现在回想起也发寒,深以为戒。人的胆气有时不是和自身实力的精进而一并壮大的,反而随着见识的增加和岁月的沉积,会不复当初那股少不经事的莽勇和不知天高地厚的无匹锐气,他们不想再重蹈覆辙,陷自己于四面八方都是敌人的境地。

    但和别人眼里察尔一死就成了丧家之犬,无意而为却莫名树敌颇多的姬歌不同,伊芙受到了很多势力怀揣着十足诚意的招揽。

    伊芙在沉思再三后,拒绝了他们的丰厚条件,忽然心里有了自己的主意,转而找上姬歌商量。

    “你说什么?”

    “他们既然能做到,那么你我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不自己组建一个势力?这样一来没有拘束,不受人管,又不用像现在躲躲藏藏。”伊芙注视着花奴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眼眸清亮,越想越觉得可行,“合我们二人之力,难道会输给他人?”

    “可这件事还是……”

    “你为什么犹豫,对我们来说,又不是很难。”伊芙以一种倨傲的口气淡淡说,他不认为察尔做到过的事,她会做不到,这不是较劲,而是真的这么觉得而已。

    “你那儿还有血菱吗?”她问道。

    姬歌瞬间明悟了她的决心,老老实实回答道:“没了。”

    她的意思是说以矿石到炉膛中去换血菱现如今显然已经不可行了,那儿被诸多耳目层层严密把守着,限制除自己人之外的黑衣进入。

    而血菱是他们想要变强几乎不可或缺的东西。

    思来想去只有暗中劫杀一途,与其这样,随时可能有被撞破行踪的危险,心惊胆战,还不如光明正大的去抢占地盘,获得份额。

    伊芙的来到提出这样的建议,姬歌先前没有一丝预料,望着脸上浮现着意动的火热神色的伊芙,好像是第一次正眼瞧见她一样。他从来都认为伊芙的性子从来都不会适应这些,她却展露出惊人的适应能力,反而在奉劝花奴听从她的想法。

    如此禀性专断孤僻的少女居然也会有如此势利的一面,让她游说姬歌和她一道组织一个自己做主的团体,权利确实是个令人着迷的东西。

    到头来,偌大古堡唯一不适应的那个异类反倒是姬歌自己。

    这时的姬歌还埋头浸淫在修炼当中,只对体内的黑气依赖成性,尚不明白三人成“众”的道理和力量,他不想把精力白白浪费在无聊的好勇斗狠和勾心斗角上头,何况在得知了某个阴冷的事实后,更没有多余的时间。

    他没有直接一口否决,而是顾虑到自己盟友的感受,委婉拒绝了。

    可他远远没有估算到伊芙对这件事的上心程度,她眼见花奴心中没有丝毫那个意向,居然转而将这个想法告知了半截。

    姬歌认为他们和半截暗地勾结,却在堡里如此声张行事,未免有些不太妥善,但事实上那两人有恃无恐,都不这么想。

    在听了伊芙的提议,半截乳白浑浊的瞎目陡然一亮,居然认为是个不错的主意。他对两人总是没有进展的糊弄过关早已感到愠怒,如果他们能在这群种子当中手握生杀的权柄,似乎可以更接近他的目的。

    至于要将上头后入的年轻黑衣们内部搅得血雨腥风,半截也全不在乎,反而更合他的心意。

    姬歌有点恼怒于伊芙的自作主张,但在伊芙口中转述半截的召见,到了面前时看到他强硬而不容拒绝的态度时,也只好同意下来。

    伊芙将花奴有这个念头的意思传达出去,因孤身独闯铁奴的阵营以一己之力逼得铁奴吃瘪,不得已答应不再索要绿婢的事后,伊芙的名声大噪,消息很快散播开来。

    虽然花奴没有出面表态证实,但人人都知道伊芙和花奴两人的亲密关系。

    察尔还在时姬歌从没涉及过此类的事情,他想来开头的第一步会迈的无比艰难,但那份最艰难随着伊芙领着一帮人的来到,化为乌有。

    一行二十多个黑衣来到了他的面前,为首的那人面容凶横,竟然是察尔手下那大汉凶真!

    姬歌惊疑不定,这凶真自打见面以来,双方就对对方投以冷眼居多,互相都看不惯彼此,怎么如今却第一个响应号召,跑来归顺他?

    凶真表达自己领着一群人前来的意愿,看来察尔的死至今让他不能释怀,过于高大的强壮身躯上没了当初那股浓烈的悍气,比起姬歌第一次见他时,眼眸里的狂妄血性几乎消磨殆尽,主动向姬歌低下了原本骄傲高昂的头颅,粗糙的面皮由于心里的窘迫而涨得通红。

    察尔身亡后,他又第一个率着残众前来归顺曾经敌视的姬歌,可能多半也是由于前主的缘故。

    原本的察尔旧部早已人心惶惶,各奔东西,唯恐察尔的悖逆身份连累到自己头上,很多都加入了其他的派系,他起初怒极揪出了几个下狠手,却仍然无济于事,阻止不了众人的逃离,身后的是少数最早跟着察尔的心腹死忠。

    姬歌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接受了他的意愿,很是生涩的安抚了他们。

    凶真这才抬起头来,脸色涨紫,堡中事善变无常,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对姬歌臣服的一天,还是自己主动上门,有些转换不过来。

    他见过姬歌如鬼怪般的身手,即使难堪,也不得不承认或许只有姬歌才有那个可能完成察尔未竟的遗志。

    伊芙最先提出围绕两人组建势力,但她的意思却很十分明确固执,要让姬歌做那个“领袖”,而自己则是退居到姬歌身后当他的助手辅佐他,说她身为女子毕竟难以服众。

    姬歌没有一丝戏弄这高出两头的凶汉的心思,人生中第一次有人向他低头俯首,这是份沉甸甸的重量,他心里却只倍感到麻烦。

    此时的他被无奈推到这样一个位置,看着黑压压的二十多个人站在面前,他才突然感到自己需要去学会处理很多事情。

    花奴的名头虽然响亮过一时,但长时间都藏身在白眼儿的阴影里,年轻黑衣内部大多数的人都看衰他,不认为他能够闹出多大的风浪来。

    --------用手机看热浪小说更方便  m.rrb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