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一十三章 决定

    --------热浪小说---------

    姬歌本来的出身就是一个小厮,即便种种原因下性情大变了,但还是不具备上位者的天赋,不懂如何去和目的并不一致的同类相处,这点在他经常冰冷着脸,和别人莫名的结下梁子上就可以看出。∽↗,

    姬歌身上的某些东西让他们极其不舒服,上山之后,他们穿上一身黑衣,在此期间,他们渐渐淡忘了掉了自己的姓名,亲人和家乡,满脑子充斥着的都是争斗与效忠,在后来异军突起的那些人往往都出自其中。

    即使曲膝跪下过,但姬歌心底深处从没有向古堡低过头,古堡只是被他视为一个磨砺的地方,而不是安身之地。他只执着在自身变强的念头里,尤不死心,不想和拉帮结派的他们同流,志不在此。

    大比后没在外界的两年里,的确让他错过了许多变化,但只有他自己没变的话,那么所有人都不再愿意和他往来。

    察尔没死前,姬歌还没怎么真切觉得,如今才感到了自己的观念和其他人格格不入。

    所以他从来都是一个人。除了伊芙。

    伊芙迫使姬歌做出了改变,决心让花奴也成为一派势力的“领袖”,可她也没有料到,这么快就会有不在少数的人前来加入,情愿为花奴效力。

    凶真如今率领的部众都曾是察尔的心腹中坚,大多饱经征战,落下几乎残疾的症状,察尔不明不白的横死,让他们无所适从,体弱伤残的他们即便投靠别处,也很难得到吸收和重用。凶真也想过自己来统领大局,可是精神支柱一旦倒塌,人心散乱之快,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他想要动以武力止住颓势,可还是作用甚微,不由沮丧地感到有心无力,只留下了这群没有去处的人,之后他也不甘地意识到,自己可能的确不是这块料。

    于是他找到了花奴。花奴曾用自己的实力堵截住了众人之口,杀人的手法利落狠辣,总是能一刀毙命,再无人敢议论他,是公认的除了他们的首领察尔外,最强的那一个。

    是花奴的话,也许可以。凶真就这样挽住了最后的人心,二十多人满含期待热忱地看着花奴,也是这么想的。

    没人知道被寄予厚望的姬歌自己的想法。

    消息传出后,其他的黑衣们都对此不以为然,不认为还没有改变贪生怕死躲藏两年那一根深蒂固形象的花奴,率着一众残兵,能够形成什么威胁。

    他们第一次重要的谈话就在第二日就在姬歌的屋前展开,察尔还在时,后崖这边的屋子都被搬空了,没别人居住,自然不用担心隔墙有耳。

    “我们要做什么?”

    姬歌看了看从今日起就是他部下的人,他不甚了解势力派系间的明争暗斗,并没有耻于发问。

    “首先当下最要紧的一事,就是得把我们的地盘抢夺回来!”凶真恶狠狠说道,一夜的调整,他已经大致可以接受奉花奴为首的事实了,想到了什么,眸子里透出阴沉的光,“他们当日落井下石围攻我们的仇,我要十倍百倍叫他们偿还,得到的好处全都给我吐出来!”

    花奴表态后这么快就有了行动,让众人都一阵鼓舞,凶真的话更是煽动得他们神情振奋,眼里凶光闪烁。

    有花奴在,他们顿时有了雪耻的信心,当初花奴无可匹敌的身手还在他们面前历历在目。

    “我们辛苦存的血菱都被洗劫得一干二净,是时候叫他们还回来了!”

    “对!那都是我们一只一只手掘矿换的,凭什么让他们给分去了!”

    ……

    姬歌看着这群亢奋起来的伤兵残众,注意到有人绑伤口的布条还渗出血来,心中一动,深吸了口气,自己以后就会是他们的主心骨了吗。这是份荣光,也将肩负无可推卸的责任,二十多人的性命都在他一人身上担着。

    即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会是场恶战,但已经蓄势在弦,不得不发。他准备大开杀戒。

    七嘴八舌因为伊芙的出声打破,姬歌的盟友再次给了他惊喜,和姬歌不同的是,伊芙竟像是天生就十分善于发号施令,制定了周密而妥善的计划,将二十余数人分成三个小队,花奴凶真和她自己亲自各带一队,暗号一出,就从三个方位一拥而上展开袭击。

    这样一来,人流没有太过分散,也能相互助长声势,一有不对,也可以及时后撤。

    当晚,姬歌一行人趁夜色委身钻入树洞,隐藏身形,埋伏到了一个矿道墙壁前,他暗暗挥手,一群人就怒吼着冲杀出来。

    姬歌以迅雷之势一马当先,残影闪过,便割断了一人的咽喉,雾状的血嗤嗤喷射出来,栽倒在地,异响立即引起看守人的惊恐不已,瞪大眼睛喝问着他们是什么人。但不消片刻,也被后面如虎狼般蹿出的身影了结性命。

    行动比姬歌想的要简单很多,争斗在堡里的乐于见到下逐渐明目张胆转移到了地上,这里的看守已经有了松懈,对于他们的奇袭全无防备,有三人作为先锋,一夜间就轻而易举捣毁了不少据点,占为己有。

    姬歌没有赶尽杀绝,而是留下了活口,让他们放出风声。

    有人继承死去的白眼,卷土重来了。

    原本被忽略的人突然有了崛起之势时,必然会经历打压和扼杀,那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了真切的危机。而当他一飞冲天,再无可掣肘,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敬而远之。

    姬歌正在经历着如此变化,察看据点暗藏的地方,当一排的精纯血菱摆放在他的面前,才有一点实感。

    花奴得到了联名的承认,有了称霸的资格,他至今未尝到败绩,没有敌手,有时仅凭一己之力就能杀退一个较弱的小股势力。

    他的作风和察尔很不一样,毫不怀柔,总是习惯与粗暴直接的用以武力解决,但他很快发现了弊端,足以致命的弊端。

    他的人手终究太少了!

    其实那些人都明白,花奴虽然强势,但是难以为续,他如此大张旗鼓的杀戮抢夺,结果到后来连镇守的人手都没有,他们坐视不管,没有真正针对他,都是在等待花奴力竭之日,自取灭亡。

    等到姬歌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时已晚,凶真带来的众人原本就遭受过重创,但在自己的开路下,才没费什么力气,可还是难免触到旧伤,有所折损。这个弊端发作时,他四目一扫,竟然没几个可用之人了。

    伊芙再次站了出来,为他排忧解难。

    她有着叫人无话可说的奇异本领,就在姬歌忧虑之时,恩威并施,加上花奴展现的实力太过惊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收服了不少他们手底下击溃解散的小势力,人手顿时得到了补充,解决了燃眉之急。

    虽然知道伊芙也是为了自己,但姬歌心里还是很感激她,总能够及时挺身而出。

    也许她才更适合当这个“领袖”,相比伊芙,姬歌感觉自己很不称职。

    他慎重思考再三,做出一个决定,将自己黑气运用的一些心得教给自己的部下,稳定下因为刚刚加入了一帮人有些浮动的人心和局势。

    黑气可以变化万千,年轻黑衣们很早就知道,也能凝成一些飘浮的形体,但都与战斗无用,一碰即散,不能长久。

    而花奴一直独有着一个令人眼红的本事,可以将黑气长时间凝实成刀刃的形状,宛如实质,操控起来的威力比起真铁打造的刀锋也不逊色,轻轻一划,就可叫人命丧其下。

    真正的刀兵向来是稀缺的东西,只有极少数人持有,就像伊芙的铁刺碎片一样,从不知途径的手段中获得,可花奴这一本事叫他们也嫉妒不已,随时随地信手就可以幻化出来,用之杀敌。

    花奴曾在大比时就展露过,震撼了许多人,推翻了他们的常理认知,姬歌之所以在地下矿洞中险些引出杀身之祸,其中也有很多人怀着逼问出这般维持变化诀窍的这类想法。

    --------用手机看热浪小说更方便  m.rrb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