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条件

    --------热浪小说---------

    --------www.rrboo.com---------

    全本小说网 www.rrboo.com,最快更新大刁民最新章节!

    聊完正事,包间里气氛随即便轻松了下来。楼下的评弹依旧咿咿呀呀,李云道靠在窗边整整听完了一段《啼笑姻缘》才遗憾起身:“若不是部里还有诸多事情等着处理,真想靠在这儿好好地听上一个早晨!”

    白起却笑道:“心境是自己给自己的,若是愿意,狂风暴雨下,也有晴天。”

    闻言,李云道对这位长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只能算是一介武夫的仁兄肃然起敬。

    “白起兄一语惊醒梦中人!最近忙于事务,但是当真忘了调整调整自己的心境和状态。”李云道做出江湖作派与白起抱拳道。

    “哈哈哈!”白起爽朗大笑,“噶玛拔希最得意的门生哪里还需要我来点醒?若是喜欢,可以抽时间多来喝茶听曲,这里的老板是我的朋友!”

    李云道点头,正欲离去,却又被白起喊住:“云道可知你最近身后多了个尾巴?可觉得烦人?若是你自己不便出手,我替你割了去!”

    李云道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尾巴,笑了笑道:“你知道华夏有个古老的门派叫墨派吗?”

    白起陡然皱眉:“专出刺客那个?他们狗胆包天,我红门少主的主意也是他们敢打的!”

    李云道连忙安抚道:“别别别,他们这一派传到如今,已经早已经大势不如从前,我跟他们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在这件事情完成之前,我应该是很安全的。尾巴是他们派出来打着保护我的名义来监视我的,这样也好,他们不信任我,我也不信任他们,这样以后动起手来,也不用讲什么情份。当然,最好是不要一拍两散,我一直有个观点,只要是对国家和民族有利的,我们都可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过去的事情我都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他们今后做的事情是符合国家和民族大义的就成!”

    白起指着李云道点了点,无奈摇头:“秦老把位置传给你是对的,这个位置上的确需要像你这般胸襟的人坐镇。”

    李云道挥挥手:“走了朋友,回见!”

    白起也未起身,也只是笑着挥挥手:“回见!”

    朋友两个字他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主子便是主子,奴才便是奴才,朋友这种词用在自己身上,好像有些过于奢侈了。但他却很喜欢刚刚那家伙离开时的态度,很自然,很洒脱地说出那两个字。

    朋友!他心中默念着,而后微微一笑,端起桌上的茶盅一饮而尽。

    李云道走出茶楼时,有人正走进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

    此时家中一个人都没有,他将衣柜打开,取出隔板,里面是另一个保险柜,他拿出那绒布中装着的黑曜石质地的事物,放在手中仔细把玩着,喃喃自语:“看不出有什么名堂啊,那些墨派中人为什么对它这么上心?”

    上次被他击伤的“小偷”逃走了,对方的身手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如果不是他在军中练过那些一击致命的招术,加上还是有些天赋的,恐怕那天就着了对方

    的道了。所以当夜他便将东西放进了这个更隐秘的保险柜里。

    此时仔细端详着那反射着灯光的石制古董,却仍旧觉得这只是一根与棒槌没有太大区别的东西,至于什么玄机,那就更不用说了。

    他想了想,将那绒布袋套好,从衣柜的上方取出一只迷彩背包,将那东西放了进去,而后便出了门。

    他没有自己开车,出了金地小区,用手机叫了一辆网约车,地址却是京城一家闻名遐迩的五星级酒店。

    王府井希尔顿,行政楼层。走廊里灯光有些昏暗,走出电梯的时候,朱瑾瑜停下脚步。

    他并非是在分辨该往哪里走,而是低头思考着什么,过了片刻,他长长地吸了口气,昂首挺首,选定了某个方向拐了进去,步伐坚定。

    抬手摁了某个房间的门铃,片刻后,那门打开,朱瑾瑜看了门内站着的人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这是一个可以在朱瑾瑜见过的女子中容貌气质排得上前五的女子,个头不高,但比例极好,微微偏纤瘦,但却仍旧凹凸有致,此时也许因为知道他要来,所以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职业装,纤美的脚上是一双细高跟的白色鱼眼鞋。

    “请进!”女子的声音很好听,微笑起来也令人如沐春风。

    但朱瑾瑜在短暂地表达出欣赏之意后,便很谨慎地走进房间。

    “坐!”女子笑着指向套房客厅的沙发,“英式红茶还是中国的绿茶?”

    朱瑾瑜笑了笑:“我喝白开水!”

    女子愣了一下,而后笑了起来,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纯净水递了过去,而后取了杯盏,那里面沏着英式红茶。她往茶里加了些蜂蜜,坐在朱瑾瑜对面,用小汤匙轻轻地搅动着那红茶,汤匙和杯壁碰撞,发出轻轻的叮咚声响。

    朱瑾瑜拧开瓶盖,轻抿了口水,看着对面的女子道:“乔小姐,东西我带来了!”

    那名叫乔仙姿的女子微微一笑:“不急,我知道朱先生你不会食言的。我安排在东三省的人这段时间应该有些动作了,这一次布拉戈维申斯克那边,也已经动了手,我们的诚意和实力相信朱先生你应该已经看到了。”

    朱瑾瑜点点头,这些天陆陆续续有消息从外面传回来。朱家能在华夏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原因的,耳目这些也自然是不会缺少的。薄大车和薄小车留在东三省的人几乎快要被逼得走投无路,而就在前两天,薄大车在毗邻双子城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失联,他原先还觉得是不是二部内部出了问题,但现在看来,无疑是眼前这个叫乔仙姿的女子在背后运筹帷幄。

    “薄大车……死了吗?”沉默了片刻,朱瑾瑜开口却是这样一个让乔仙姿也觉得有意思的问题。

    乔仙姿微微一笑,反问道:“你是希望他死还是希望他活着?”

    朱瑾瑜叹息一声:“一代枭雄,若是这般死了,倒也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乔仙姿对他口中的“枭雄”和

    “奇怪”二字丝毫不以为意,只是笑了笑:“我一直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

    朱瑾瑜点点头,从身边的迷彩背包里取出那只用绒布包着的黑曜石古董,放在茶几上:“我有个条件!”

    乔仙姿的目光落在那古董上,却未曾伸手去拿,只是笑了笑道:“你说!”

    朱瑾瑜注视着乔仙姿的双目,一字一顿道:“我要亲手了结他。”

    乔仙姿看着他,没有说话。

    过得片刻,朱瑾瑜又补了一句:“还有他的女人。”

    乔仙姿笑了起来:“华夏有句古话,叫‘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所以,跟他有关系的那些人,都归你了,当然,前提是你不怕惹来麻烦。我可是听说,他的那些女人多数都是有背景的,就连那个大明星齐褒姒跟山东的齐南山好像也有些血缘关系。”

    朱瑾瑜却笑了起来:“这好办,都杀了便是。”

    乔仙姿这时终于将目光落在那绒布包着的事物上:“这就是特雷莎给你的矩子令?”

    朱瑾瑜点点头,喝了口水,又问道:“我还有一事不太明白。”

    乔仙姿笑着点头:“既然我们是开诚布公地精诚合作,朱先生但说无妨。”

    朱瑾瑜想了想,似乎是在组织语言,过得片刻才道:“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们不直接跟圣教合作?”

    乔仙姿笑起来,说道:“这世上,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这句话,并非处处适用。圣教于我们,那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当然,你与我们的合作,并不妨碍你与特雷莎的合作。但我们是绝对不会与圣教联手的!”

    朱瑾瑜想了想,又问道:“你说的‘我们’,是指……”

    乔仙姿神秘一笑:“往后也许有机会的时候,你会见到我的主子,虽然他还不知道我如今在做的这些事情……”

    朱瑾瑜微微皱眉:“你这是……”

    乔仙姿叹息一声:“这世上太多的后来居上,太多的因为血缘亲属关系而受益的无能者。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的将来,这个世界,能带着我们走向辉煌的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一定不是李云道。”

    朱瑾瑜笑了起来:“我现在就很想看到他临死前的表情,想想我都会觉得很兴奋!”

    乔仙姿笑了笑,起身走向房间,再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布囊,解开布囊,却是一把短刀匕首。

    乔仙姿将那匕首连同布囊推到了朱瑾瑜的面前:“这是日本一代制刀大师宫本先生的集大成的作品,本是主人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现在我将它转赠于你,居说这是一把有灵气的刀,刀下亡魂越多,这刀便会越发锋利,我想这把刀,应该很适合朱先生你!”

    朱瑾瑜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乔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乔仙姿微微一笑:“放心朱先生,我们是合作伙伴,无论是主人还是我乔仙姿,都没有出卖自己人的习惯!”

    --------用手机看热浪小说更方便  m.rrboo.com----------